英国非法医美盛行,多人面临终身毁容,政府终出手!

2022/03/28 465
英国非法医美盛行,多人面临终身毁容,政府终出手!

肉毒杆菌和脸部填充可以说是近年来知名度最高的“医美”项目,然而在英国,没有专业资格的人也在充当美容师偷用便宜的“黑市”肉毒杆菌、甚至鱼目混珠,未收监管产品让很多人面临终身毁容。 如今,英国政府终于出手,打算取缔无证注射肉毒杆菌。

2月份的时候,《泰晤士报》记者卧底调查,发现有美容师利用社交媒体为没有获得英国许可的产品打广告;一名没有英国行医资格的人承认一种叫Botulax(有业者翻译为“保提拉”)的未经许可的替代产品,却对对其副作用一无所知;有女性直接向该报表示,她们相信自己注射了非法产品之后,产生“并发症”,留下终生创伤! 卫生大臣萨义德·贾维德日前承认太多人因为“拙劣的美容手术”留下心理和身体的创伤,这也是为什么在《泰晤士报》深度报道后一个月,他就启动修改法规,并迅速进入公共咨询阶段;而早在去年10月,英国政府就禁止了18岁以下未成年人注射肉毒杆菌——但这实在令人感到可悲,少女为何会担心自己出现皱纹呢?为何需要填充呢?
这也很难怪,专家表示如今这一代人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看着名人、网红前赴后继,因此对此习以为常,因此青少年会甘冒风险去做一件不合理的事情,太多成年人也因为求美心切而信错无证、无良“医生”,助长了《泰晤士报》口中的“丑陋产业”——黑市美容院的盛行,这背离了我们追求美的初衷…… 

 

01《泰晤士报》卧底调查


起底英国黑市医美产业 “最近压力大,对吧?来自职场的压力?还是因为有孩子?”在西约克郡的一家美容诊所,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男人对着一张女性的脸庞进行着点评,他给出建议:需要打“大量”针,才能让这些“很深”的皱纹被消除。


图片

这是一张30岁的脸。男子表示,这次手术会让这人看上去年轻5岁。 《泰晤士报》卧底记者来到这家诊所,和她对话的男子名叫威尔尼斯·卡克林斯,他表示自己在老家拉脱维亚接受过医生培训,但没有英国的医生执照。 他表示,记者需要在前额注射22针,或许眼睛周围需要注射两三针。 记者表示,尽管卡克林斯销售攻势很猛,但她不打算接受对方的建议——毕竟,她是从社交媒体上得知这个“医生”的,她在Instagram上不断发布一些有关医美的、似是而非的资讯,尤其还宣传价格低廉,吸引了《泰晤士报》的注意。 卡克林斯表示,自己不需要行医资格就可以对记者的脸部进行“诊断”。看到记者犹豫,。他推荐了一款来自韩国的产品,表示这款产品在韩国和多个国家有许可,但在英国没有许可证,因此“不需要药方也可以开”。


图片

卡克林斯不知道自己已经触法。因为根据英国法律,销售未经许可的药品是违法的,因为它们不是通过透明的供应链采购,无法保证不是假冒的,也无法证明品牌不含有未知物质或者以正确方式贮存。 早前,美容业者怀疑,很多从业人员大量使用未经许可的产品来削减成本或绕开处方程序。他们表示,目前这样的“黑市”产品越来越普遍。


图片

一家行业组织表示,他们每周都会受到很多投诉,表示自己因手术不当留下终生伤疤,包括脸上又硬又痛的肿块,很多人合理怀疑自己就是被注射了未经许可的产品——这甚至不是顾客“贪小便宜”,是业者存在欺骗了。 卡克林斯倒是坦诚自己用的是哪里进的货,还表示这次手术进行三个部位的注射,价格为140英镑,记者后来发现这是正常价格的一半——大型连锁店的治疗疗程是297英镑。 记者还卧底前往卡克林斯的培训课程——是的,他还开课,教很多没有证照的员工如何注射。


图片

在“课堂”上,卡克林斯还教员工如何作弊,用未经许可的“保提拉”换成肉毒杆菌,他告诉员工,这是肉毒杆菌的“另一品牌”,但更便宜、更好用。 他还建议员工向一些16-17岁的孩子推销疗程,这违反了英国政府最新法律。 另一位美容师萨曼莎·贝内特也向卧底记者推销保提拉,表示不会出什么差错。“在我入行这些年来从没有出过差错”,和一些整形医生清楚说清楚风险不同,她大打包票。

第三位美容师珍妮·沃克,本来是一名会计,但疫情开始的时候“开始做美甲”,后来在网上发现保提拉,就开始为病人提供服务。 专业机构“保护脸部”的负责任阿什顿·柯林斯表示,不少人使用未经许可产品走捷径,他们要不无知,要不就是蓄意,都是有问题的。 越来越多报告指出,接种未经许可的肉毒杆菌造成永久性面部疤痕和大面积溃烂的案例很多。 《泰晤士报》警告,早在十年前政府的调查就发现,在英国丰唇和肉毒杆菌注射“几乎不受任何监管”,专家批评9年过去了,政府无动于衷。如今越来越多人从网上订购海外产品,绕过正规监管。


图片

让人容易把李鬼当李逵的Botolux保提拉 肉毒杆菌必须是有执照的医生才能开处方,尽管美容师可以注射,但他们无法自己获得,必须有开了处方拿到的肉毒杆菌的人提供给美容师。 但很多人士冒充有执照的医生注射;有的则用保提拉来充数,绕过监管。 该报提醒人们,如果注射了未经授权的产品,可能很难得到任何补偿。 卡克林斯没有回复《泰晤士报》的采访请求。贝内特则回应自己不知道产品未经授权,她表示自己是从培训执业医师的公司那里购买的,表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02 她们成了黑市产品和无证业者的牺牲品


留下终生疤痕 41岁的维多利亚·李小姐向《泰晤士报》表示,自己是在熟人家里注射肉毒杆菌,最终留下终生疤痕。


图片

她是一名化妆师,做注射器前从来没想过会出问题。 然而,在注射一周之后,李的脸上出现了疤痕和肿块,最后变成出脓的大肿块。 “太可怕了,我情绪低落,以泪洗面。” 李联系了当时的这位医师,对方最终让她联系供应商,后者表示无法提供帮助。 她又去挂了门诊,其他医生给她联系了皮肤科医生,进行活组织检查。

如今,李必须定期注射新的填充剂来填补脸上留下的疤痕,但这只能治标不治本。 “我留下了一辈子的创伤——我41岁,正值人生最好的年华,我在一家沙龙找到新工作,每天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心情压抑”,她表示。 “你是不是被打了一顿?” 50岁的伊丽莎白(化名)从“朋友的朋友”那里知道可以注射肉毒杆菌,就去注射了,注射前并未咨询注册医师。


图片

在注射前,她发现对方用的是婴儿湿巾,让人感到不规范。她又问医生用的是什么产品,对方一开始告诉她是保提拉,但她知道保提拉并没有在英国注册,后来医生又改口说是得到许可的产品。 伊丽莎白其实自己就是一名护士,但她还是迷迷糊糊地做完了注射。 在接受治疗后不久,她的脸部感到疼痛,有小肿块,但当时的注射业者只是告诉她多喝水。 “我的额头肿块很硬,后来破裂了,有黑色的东西流出。我的额头越来越疼痛”,后来她去医院,全科医生还问她“是否被殴打”。 她被迅速送急诊,当时她分明听到护士在议论,表示自己从未见过抗皱治疗是这种反应。后来,私人皮肤医生给她开了新的强效药,她的肿块从13个减少到2个。

至今仍然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了这些问题,她失去了社交,不敢见人,受够了人们问她“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被打了一顿?” 《泰晤士报》评论,有很多人听信网上的咨询,放弃看医生,直接去注射。 

03 终于规范混乱市场,业者支持


日前英国卫生部宣布,将修改现有的《医疗保健法》,要求做肉毒杆菌注射和面部填充必须取得特殊执照,具体细节将在公众咨询后决定。政府希望籍此让患者避免糟糕的整容手术带来的伤害。

目前,肉毒杆菌注射被视为医美,因此不需要合法执照就可以做,不像“手术美容”需要医生才能做。 贾维德表示,该法案通过后,“任何人在无证情况下做这类美术手术都是违法的”,将注射肉毒等行为视为美容手术。他表示,尽管大多数美容行业者都注重病人安全,但少数害群之马存在于市场上,因此出手。


图片

根据政府的介绍,若得到通过,管辖的对象除了了肉毒和所谓非医疗目的的真实皮肤填充外,还对任何非手术美容即所谓医美手段进行规范,还会制定操作场所的卫生和安全标准。 卫生部患者安全初级部长玛莉亚·考尔菲德表示,正是目前社交媒体病毒传播一些过于完美的名人、网红照片,导致人们对肉毒杆菌和面部填充的需求增加,让良莠不齐的产品有了生存空间。她们比其他人更容易在浏览社交媒体的同时接收一些无良业者的软广而最终冒险。 考尔菲德表示,这些药物在安全指引下可以使用,但因操作不当带来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是不可接受的,这次的修正案是英国有效监管整容市场的最新一步。


其实,早在去年10月,英国就禁止了18岁以下的青少年注射肉毒杆菌和做面部填充了,当时的禁令颇为广泛,不但禁手术,还禁止社交媒体、传统广告等诱导青少年做手术。 “我们正在尽其所能保障患者免受潜在伤害,我敦促任何考虑整容手术的人士花时间考虑整容对他们身心健康的影响,并且做手术的是信誉良好、安全且有资格的医生”,贾维德表示。 高级美容医师艾哈迈德·阿尔蒙塔萨博士对政府的做法表示欢迎:“我认为对于病人安全的保障上来说是极佳消息,能保障脆弱病人免受有问题的注射者的伤害,这些人没有得到医学培训就做注射。更重要的是,该法案将面对整容手术背后的复杂细节,这必须由获得医学培训的人士来负责。”

专业知识非常重要,阿尔蒙塔萨表示,无证业者可能会在操作过程中阻塞了血管,影响眼睛的血液供应。 可见,政府出手监管非手术医美,实际上得到整容手术业者的大力赞成,他们希望驱逐劣币,让良币价值得到彰显。 曾经推动禁止青少年做肉毒手术的劳拉·特罗特议员表示很高兴政府听了她和很多人士一直以来呼吁监管这一领域的呼声。
图片

“人们应该有身体自主权,但前提是必须要有一个监管框架,尤其是那些容易受到洗脑式社交媒体传播的人士,他们在清晰指南下做出安全选择。” 她表示,危险的无证操作必须被正轨的美容手术市场剔除,让规范从业者和顾客都感到得到支持。 《泰晤士报》赞赏卫生部的最新行动,表示尽管未经许可的产品扩散速度快于监管机构的行动,但仍然可以采取预防措施;成年人做医美必须有法定的管理人员,“许多美容业产生的痛苦本可以避免”。